Edo de Waart,Hong Ko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马勒 第6交响曲》(Mahler Symphony No.6)非卖品[APE]

Edo de Waart,Hong Ko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马勒 第6交响曲》(Mahler Symphony No.6)非卖品[APE]
  • 片  名  Edo de Waart,Hong Ko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马勒 第6交响曲》(Mahler Symphony No.6)非卖品[APE]
  • 简  介  古典类型: 交响曲发行时间: 2007年11月17日
  • 类  别  音乐
  • 小  类  古典音乐


  • 详细介绍简介: 作曲家: Gustav Mahler
    指挥家: Edo de Waart
    演奏乐团:Hong Ko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录音日期:2007.11.17现场录制
    资源出处:原版CD抓轨
    专辑介绍:
    英雄的悲剧--关于马勒的《第六交响曲》
      在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诞生以后的一个世纪里,各类“英雄”也随之而来。然而,到了1898年,一位德国的音乐家理查•斯特劳斯感叹到:“鉴于我们的指挥家对贝多芬的《英雄》并不十分欢迎,因此,现在极少演奏这首曲子了,为了满足听众的迫切需要,我谱写了一首大型音诗,题为《英雄的生涯》”。我想,古斯塔夫•马勒在1904年的时候也完全可以对奥地利人乃至德国人这么说。因为这一年他完成了自贝多芬以来真正伟大的英雄主义作品。它就是马勒的《a小调第六交响曲》。它的诞生距贝多芬的《英雄》恰好一百年。如果说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是作为19世纪的第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交响曲的话,马勒的《第六交响曲》则是作为具有典型的20世纪人文特征的第一部交响曲。它们一个体现了19世纪的新生思潮和革命激情,一个体现了20世纪的欣喜若狂与死之征兆的情感风暴,即“历史必然的要求和这一要求实际上不可能实现之间的悲剧冲突”。它们都是各自时代的先声。我想,对于《第六交响曲》所揭示的人文精神与现象的一个方面对于动乱的20世纪来说,是个值得探讨的话题。它预言了被黑暗与邪恶笼罩着的整个20世纪上半叶的一切悲剧事件。
      作品的形式是如此的明确而具有魄力,不用做额外的解释就能体会到它的英雄主义特征。而它完全有资格自贝多芬以来真正享有“英雄交响曲”的称谓。然而基于作品的原始意图,我觉得称呼它为“英雄的悲剧”是最为恰当的。这就与作品的思想和史诗性达成了协调和匹配。我觉得,马勒交响曲的英雄性和它们的神秘主义特征同样值得关注。甚至从《第一交响曲》开始,他就塑造了最初的英雄。然而,马勒赋予他的英雄以更为突出的精神性的特征--关于如何从生到死,又如何从死到生的这样一个精神转变与净化的历程。这代表的即是自我精神的斗争史。马勒将这种性质与特征集中体现在了他的第二、五、六、九交响曲中。事实是,它们无一不是令人惊叹的精神力作。其中,《第六交响曲》就是这一系列的核心。
      马勒曾在这部作品初演前给它附加了“悲剧”的标题。因此这部作品的主题和思想非常明确。它是马勒首次以单一而明确的构思与目的创作的一部具有标题性质的作品(事实是,它的确是属于此类,尽管这多少使人为的理解有些牵强附会)。由此产生的一系列问题也随之而来。例如在初演后不久,马勒就觉得乐章的安排与自己的原始意图有出入。即作品的主题得不到有效阐明。让人觉得有些过于表现主义的迹象。然而马勒并不是那种因为一种特定的模式而去盲目遵从的人。换句话说,他不会创作出纯粹标题性的音乐。因为这从根本上与他的周密而宏伟的交响性构思背道而驰。这也是为什么他会为《第六交响曲》设计如此庞大的篇幅来单单阐述一个再具体不过的主题思想的原因。他显然是想让一种延伸开来的戏剧性在全曲中建立起一种构架,以一种统一的逻辑的必然性来体现所谓的悲剧事件--一个英雄的兴衰记。即他所说的他在这部作品中看到了自己。无疑这是作曲家本人生活经历的乌托邦式的写照或为自己写的一部传记。它是马勒面临的种种现实危机的映射。这部作品显然是一种在情
  • Edo de Waart,Hong Ko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马勒 第6交响曲》(Mahler Symphony No.6)非卖品[APE]_large